断过

【深海】“父”

#伪父子梗#


#OOC#


#表面好学生背地社会陈×表面精英内里人妻糖#


陈深面无表情的将对面的人踢倒在地,“蠢货,东郊那块地盘丢了,你拿你的命来赔。”虽说东郊那块地盘用处不大,但是老毕对那块地盘却另有打算,现在却被一些废物丢了。手里的剪子把玩了几下,陈深抬脚踩住那人的右手,那人虽然害怕但是却不敢动一下,陈深利索的将剪子插进那人手背,换来一声惨叫。


若是旁人看来,一个十七八穿着校服的孩子面无表情的伤了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,而且男人不敢回手定是十分怪异的。


一旁的扁头看着倒地的那人,想起对方几个月前还耀武扬威的嘲笑他们一分堂没用,而如今对方丢了地盘,依旧是落在他们手里。陈深看着趴在地上额头直冒冷汗,表情已经抽搐的人,又将那人手背的剪刀抽出来,惨叫又起。


陈深发现自己的校服袖子上沾染了几滴血,胸口处也有血迸溅的印记,在蓝白相间煞是惹眼。不能穿这套回去,他看见了肯定会问东问西,将身上的脱掉换上新的,又检查了几遍确定无误了,把带血的剪子扔了,背着书包推开了门,临走时对地上的人说把那块地盘收回来,收不回来命就别要了。


出来时,天已经黑透了,一看手机已经七点半了,陈深挥手招了辆出租车,赶在八点前到家。开门换鞋,把书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,从冰箱里找了把面条,青菜和鸡蛋,把青菜洗干净,锅里烧着水。来到客厅把自己的作业掏出来,摊开的摊开,该划的划,把自己伪装成在家写作业。


锅里的水翻滚着,陈深把面条下进去,放了青菜又打了两颗鸡蛋,加入调味料。估摸着时间把面条盛出来,刚把两碗面条放到餐桌上,玄关处就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

“回来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今天我做饭了,你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。”少年洋洋得意,这次他可是背地里练过的。


唐山海看了那两碗面条,汤面上放着几片青菜,还卧了颗荷包蛋,卖相比上次好多了,至少不是先下面,再放水了。


“那我先去洗手,一会来尝一尝我们陈深的手艺。”唐山海边走边说,顺便把西装的外套脱掉,陈深顺手接过唐山海的外套帮他挂在衣架上。


唐山海尝了一口,味道虽然寡淡但还是比上次的浓油赤酱吃的合胃口,便说“这回比上回进步多了。”
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是谁教的。”陈深听了唐山海的夸奖尾巴都翘起来来了。


两人吃完饭后,唐山海起身收碗,对陈深说“碗我来刷,你去把作业写完,下次等我的时候别在客厅写作业,坐姿不好会影响视力”。陈深点着头,面上看着应下来了,实际上心里想着下次把书桌搬到客厅。若是唐山海知道了陈深心里所想,肯定会说一顿。


因为在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并且不想唐山海知道,所以总是两头跑,平时在学校把作业写完。放学了去帮里看一下,还要赶在八点前到家,给唐山海一种乖宝宝,好学生的感觉,而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陈深废了一个人的手,这些都是唐山海不知道的。


陈深将东西收拾好,唐山海也将锅碗刷好了,唐山海便催促陈深去休息,按他的说法是陈深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要好好休息。


陈深正在打游戏,就差一点就胜了,陈深故作幽怨的说“爸爸,我还是不是你的宝宝了?”唐山海只要一听陈深喊自己爸爸时,心总是软了,但是鉴于陈深之前每次喊他爸总是不安好心,唐山海笑着说“谁还不是个宝宝了”。


陈深一见这招不管用了,便耍了赖皮说“你不让我玩游戏,今天我就跟你睡了”。唐山海一听这话便直接薅了一下陈深染成焦黄色的头发说“你本来就跟爸爸睡的,我还以为你会说不和我睡呢?要不今天你别跟我睡了,睡沙发吧,反正我也好久没一个人睡了。”


“爸爸!爸爸!我错了!你不能让我一个人睡沙发呀!”陈深哀嚎,唐山海不为所动,陈深见状便使出绝招“世上只有妈妈好~有妈的孩子像个……”“够了”唐山海满脸黑线,陈深是不是他没教好,给长歪了,以前明明不这样,陈深嘿嘿一笑。


陈深洗漱的快,就去热了杯牛奶,等到唐山海出来的时候温度正好。唐山海坐在床边,发梢还滴着水,陈深先把牛奶塞给他,又把他的毛巾拿走,给他把头发擦干。


陈深站在唐山海身旁,那了吹风机给他吹干头发,唐山海嫌这个轰隆,一会就喊停了。摸了一下唐山海的头发,感觉差不多干了,也就不吹了。


“把你的牛奶喝掉。”


“粑粑,那是我给你热的,我不想喝。”


“不行,除非陈深你不想长高了。”


“爸爸~我明天早上喝两杯行吗?”


“饶了你这次。”


陈深躺在床上,看着唐山海穿着样式老土的丝绸睡衣翘着二郎腿 ,漏出一截光滑白皙的小腿,纤细的脚踝,优雅的翻着一本书《悲惨世界》。


“爸爸~咱能关灯睡觉了吗?这书你都看多少遍了。”


陈深掀开一边被子,拍着床,像极了一个表情包。唐山海把书放下,起身把灯关上,一会儿陈深就感到自己身边陷下去了,陈深贴近唐山海像只八爪鱼一样缠住对方。


唐山海对陈深这个毛病很是头疼,陈深十岁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突然失去母亲,对原本还抱有敌意继父更是排斥。


结果有一次陈深趁唐山海不注意偷偷跑出去,就算陈深再怎么聪明,终究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,迷了路找不着家,不知道怎么了进了一个树木种植园里。偌大的地方就像深山老林,只比深山老林好一点,没有野兽,但是夜间呼啸的风比野兽的吼叫还恐怖。


唐山海发现陈深不见了,就立刻寻找,动用了关系,满天的寻找,最终找到树木种植园,夜里园内漆黑一片,偌大区域根本找不过来。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5)